字体: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管氏面痛针刺七法

发布: 2003-7-15 07:30 | 作者: 汤晓云 | 来源: 《云南中医中药杂志》1999年第3期 | 查看: 37次

  三叉神经痛是三叉神经分支范围内反复出现阵发性短暂剧烈疼痛、无感觉缺陷等神经功能障碍,病理检查无异常的一种疾病。多发于40岁以上,女性较多见。疼痛多于上下唇、鼻翼、眼眶等处开始向外放射。由于疼痛的部位多着重于面部,故中医称之为面痛。
  中医学认为,面痛的发病与外邪有关,盖头面部为一身阳经之会,足三阳经筋结合于颃(面颧部),手三阳经筋会于角(头角部)。若风寒风热等外邪侵袭手足三阳之络,闭阻经络,气血郁滞,不通则痛;风为阳邪,善行而数变,故疼痛乍发乍止、举发不时。其次多由情志郁结,肝气失调,郁而化火,肝火上犯,以致面部疼痛,如烧如灼。若面痛反复发作,多年不愈,必致气血亏损,脉络瘀滞而作痛。管氏面痛七法是全国名老中医管遵信教授用于治疗面痛的七种方法,现简介如下。
  1 管氏面痛七法
  1.1 听宫五针
  方法:选患侧听宫穴,常规消毒后,闭口针第1针,遂嘱患者张口,围绕第1针上、下、左、右分别旁开0.3~0.5cm各针1针。深度约1~1.3寸,5针均要求针感抵达耳底,使耳底酸、麻、胀、热为宜,留针30min。
  原理:听宫穴内布有面神经以及三叉神经第3支的耳颞神经,故针此穴,并采用五针强刺激扬刺具有强通患部之经气,祛邪外出之功。
  1.2 翳风双针
  方法:选患侧的翳风穴常规消毒后,在翳风穴上连针双针,深度约1.2~1.5cm,针感要求抵达耳底,以耳底酸、麻、胀、热为宜,留针30min。
  原理:翳风穴深部为耳大神经,是面神经干从颅骨穿出处,故针此穴,同样具有通络活络之功。
  1.3 足针三叉神经区
  方法:选双侧足大趾内侧面三叉神经区,采用电探测仪在此区域寻找敏感点,当探到敏感点后用力按压数秒以作记号,迅速消毒,用1寸针对准敏感点进针,另一侧采用同样方法针刺,双侧通密波电流30min。
  原理:足大趾内侧为三叉神经代表区,导师将耳穴探测原理应用于足针,采用电探测仪,在该区域内探找抵电阻点,该点就是疾病的反应点,故针此点对治疗该病起到间接的镇静止痛效果。
  1.4 腕踝针4、6区
  方法:选用双上肢前臂外侧腕踝4、6区常规消毒后,自腕横纹上2寸处沿皮下进针1.5~2寸,4、6区各针1针,针尖指向肘关节,留针30min,或通密波电流30min。
  原理:上肢腕踝针第4、6区相当于手阳明大肠经和手太阳小肠经,而手阳明大肠经的耳部支脉从耳后进入耳中,出走耳前,与前脉交叉于面颊部,到达目外眦,与足少阳相接。手太阳小肠经缺盆部的支脉沿颈部上达面颊,至目外眦,转入耳中(听宫)。由此可见应用腕踝针治疗三叉神经痛可疏通该经之经气,达到“通则不痛”的目的,此为导师远端取穴的一个特点。
  1.5 耳针疗法
  方法:取耳穴神门、皮质下、面颊、肝,用耳穴电探测仪在所选耳穴上进行探测,当探到敏感点时用力按压耳穴以做标记,迅速用碘酊消毒全耳,75%酒精棉球脱碘,用耳毫针对准所选耳穴之敏感点进针,行六阴数后通密波电流30min。
  原理:耳穴具有良好的镇静止痛效果,对痛症效果尤佳。耳穴神门、皮质下具有镇静止痛之功;面颊为相应部位取穴;取肝穴之意在于肝主筋,筋脉挛急则产生面痛。
  1.6 针刺疗法
  方法:第1支痛取太阳、攒竹、阳白,使针感放射至额部为佳。第2支痛取四白、颧髎、巨髎、迎香,使针感放射到颧部、鼻翼、上唇为佳。第3支痛取下关、顴髎、颊车、地仓,使针感放射到下唇为佳。通电30min,外感风邪者配太渊、偏历;肝火上犯者配行间、太冲;阴虚阳亢者取太溪;久病体虚者配足三里。
  原理:太阳、攒竹、四白、下关、颧髎等穴均在三叉神经分布区,是局部取穴法,旨在疏通患部经气,以达止痛之目的。外感风邪者加手太阴原穴太渊,手阳明络穴偏历以解表祛风;肝火上犯者加足厥阴原穴太冲以清泄肝热,祛瘀通络,行间亦为足厥阴之穴,以泄火郁通血脉;阴虚阳亢者加足少阴原穴太溪以育阴潜阳;久病体虚者加足阳明胃经合穴足三里以扶正培元。
  1.7 穴位注射法
  方法:第1支痛取攒竹、阳白;第2支痛取颧髎、四白;第3支痛取下关、颧髎,针水采用盐酸利多卡因0.5~1ml或维生素B12 0.5~1ml,常规消毒后,每穴注射0.3~0.5ml,3天注射1次。
  原理:根据三叉神经的分支选取特定的有效穴,注射药物不仅具有镇痛解痉、营养神经的药理作用,同时药物在穴中吸收的过程便是持续性刺激、持续性治疗的过程。
  2 讨论
  古人认为面痛与手足阳明经息息相关,导师在前人的基础上,继承父辈之经验,自创管氏面痛针刺七法,将前人及个人经验溶为一体,师古而不泥古,有所发展、有所创新,临床疗效明显优于单纯的针刺取穴。
  导师认为该病之病因无论是风寒夹痰、还是风热夹痰、或是肝郁化火、火气上逆,或是久病气虚血瘀、病邪入络,均与“实邪”相关联,故祛邪是治疗该病之根本,“泻”是祛邪之大法;病之初期当重泻其邪,可采用听宫五针、翳风双针、电针,待症状缓解后,在祛邪的同时注重调气、扶正祛邪,此期可采用远端的足针三叉神经区、腕踝针、耳毫针等,配以调气补虚之穴、对于顽固性面痛的治疗可采用局部穴位注射法。细思导师治疗面痛之关键在于抓住了该病之病根、病位,采取泻实为主的强刺激方法,如听宫五针、翳风双针;缓解期的调气法亦是治疗之关键,意义在于手、足阳明气盛则邪气自出。

TAG: 面痛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版权所有 © 2000 - (闽ICP备05025668号)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关于本站  
Tsing Yang TCM Health Service(Canada)   清阳中医药服务中心
请以>1024X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