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古今名医] 大国医——何任

大国医——何任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9月09日05:33  都市快报
  
记者 傅拥军 摄
  新中国建国60周年,全国首次评出30位“国宝”级中医,授予“国医大师”称号。何任是浙江省惟一的入选者。
  何任,原浙江中医学院院长、浙江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医学泰斗、医学教育家。
  今天,浙江省卫生厅、浙江中医药大学为何任举办“国医大师”表彰会。
  “少年时经历日寇侵略战争的硝烟;青年时目睹解放战争的胜利;盛年又经受文化革命的社会动荡;晚年复感经济改革后盛世之升平……”——取自何任自传体著作《诗意流年》
  “父亲的一生经历,就是讲一年也讲不完……”何任的女儿、浙江省名中医何若苹说。
  何任大师一生,历练丰富,硕果累累。因篇幅有限,只能概述一二。
  ——记者注
  何任简介
  幼读医书
  1921年1月11日,何任出生于杭州城站福缘巷(后何家迁居紫金观巷、皮市巷、直吉祥巷等)。祖父通医道,父亲何公旦为当时名医。
  生于中医世家,耳濡目染,又聪慧好学,何任从小就喜欢看医书,认中药。父亲教他读诗词曲赋,背《本草备要》、《汤头歌诀》、《药性赋》等入门书籍,朗朗上口,兴致勃勃。
  少年好学
  少年时体弱多病,经常休学在家,有时间遍读家中藏书,对医书药书尤其喜爱。因为自己也在吃中药,一面吃,一面对照《本草》,将所吃中药详记于心。
  日军侵入杭州,何任全家避往缙云。1938年,虚龄18岁的何任立志求学,决心赴上海报考医学院。当时上海城郊已被日军占领,上海实际已成“孤岛”一座,求学之路危险难料,困难重重。但何任决心已下,携一藤编小箱,内装几本书几件换洗衣服,拎一把黑伞离家,乘上一艘只有小贩才搭乘的小货轮。
  船上有人见他一介少年书生,提醒道,如今战火纷飞,世道不太平,动不如静,何必出门?何任答,“去考学堂、去看我娘”,好心人闻听,感叹他年少志高。
  孜孜求学
  经过努力,何任以优异成绩顺利考取了一所西医院校和一所中医院校,他最终选择了中医院校——上海新中国医学院。1938年到1941年,何任博览群书,发奋苦读,成绩出众,深得师生赞赏,被一致推举为年级长。业余时间主动奔走拜访上海各中医名家,虚心讨教,又得谢利恒、丁仲英、祝味菊、徐小圃、秦伯未、章次公等中医名师指点,视野大开,感叹当初选择正确。
  亲感病痛
  四年级暑假,何任辗转回到浙南家中,家乡此时正流行脑膜炎、肠伤寒等急性传染病,回家几天何任就病倒在床,一日大量便血,虚脱昏迷。后经父亲以传统医术辨证施治,才渐渐复原。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使何任真实地体验到了病痛折磨的苦难,又在家乡亲眼目睹日军轰炸后的悲惨场景,使他对人生、对医术、对病人有了更深感悟。病愈不久,年轻的何任就主动外出,为人诊疗治病。
  1941年,大学实习结束,何任到浙江永康盐务局当医生,后转往龙泉。当时,日军细菌战造成伤寒、鼠疫流行,无名之高热不退、头痛类似重流感等症流行一时,何任心急如焚,参阅大量中西医资料,创制退热解毒之方——青苏散,治愈大量病人,挽救生命无数。
  教书育人 成果丰硕
  1947年,何任痛感许多致力学医之人无法接受正规教育,拜师往往不得真传,辞去公职,在杭创办中国医学函授社。
  新中国成立后,何任先后任杭州市中医协会主席、浙江中医进修学校副校长、浙江中医学院副院长、院长等职。1958年,奉命筹建浙江中医学院(现浙江中医药大学),为学校呕心沥血,对学生竭其所知,倾囊相授。1993年,他拿出多年积蓄成立“何任中医基金会”,奖励在中医药教学、科研中取得突出成绩的教师、学生。师生有口皆碑,成为一代中医教育家。
  致力研究 学富五车
  学术研究方面,何任著作等身,成果卓著,他主编的《金匮要略校注》成为现代校注《金匮要略》的最权威版本,被日本学者誉为“中国研究《金匮要略》的第一人”;
  中医界素有“南何北刘”之说,何即指经方大师何任,刘指北京中医名家刘渡舟。
  治病救人 大医大德
  何任擅治内科、妇科、肿瘤、疑难杂症等,在治疗肿瘤时,强调“不断扶正,适时祛邪,随证治之”的十二字法则。行医至今68年,经他之手治愈的病人数不胜数。许多病人已在鬼门关前转了一遭后又经他手挽回生命。每逢何任门诊,浙江名中医馆和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门诊部,必排起一支长长的队伍,蔚为壮观,这些病人均怀着崇敬之心,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
  两次“上书” 心诚行正
  当代中医发展史上有两次著名的“十老上书”、“八老上书”,何任均列其中。
  1984年,焦灼于中医药事业发展的举步维艰,由何任发起,联合山东张灿玾、湖北李今庸等十位当时全国最著名的中医专家,呈书国务院,陈述制约中医药发展的严重制度缺陷,恳切希望中央建立独立的中医药管理系统,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1990年,何任等8位全国著名中医药专家再次上书中央,恳切呼吁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
  “十老上书”、“八老上书”,均得到党中央和国务院领导的高度重视,不仅成立并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一些省、市也相继成立了中医药管理局。
  两次“上书”,对中国中医药未来发展的深远影响不可估量。
  2009年6月19日,30位泰斗级老中医获得“国医大师”荣誉称号,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政府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评选国家级中医大师。
  国医大师是中医药界的最高荣誉,评选标准非常严格:必须在中医药领域从业55年以上,医德高尚、学术成就卓著。
  评选工作于2008年10月28日正式启动,成立了“国医大师”评审专家委员会。为保证评选工作的公平、公正,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部门的纪检监察部门,对整个投票过程进行了监督,并采用公开唱票方式公布投票结果并向社会公示。
  本次当选的30位国医大师是从全国37万多名注册中医医师中脱颖而出的。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的74岁。
  浙江的惟一当选者何任,1921年出生于中医世家,1941年毕业于上海新中国医学院,从事中医临床工作68年,擅长治疗时病、内科、妇科、肿瘤、疑难杂症等,是国内外研究张仲景学说《金匮要略》的著名学者、中医泰斗。
  何任大师感言
  回忆余初入医林,虽系家传,又经学校系统学习中医及西医知识,但如不经凶险疾病之实际处理,必然印象不深。至今行医教育六十余年,尚能烂熟大略,特别是细聆病人言词陈说是提高自己总结学术经验的最大动力。
  王锡贞,何任大师浙江中医药大学(原浙江中医学院)首届中医专业毕业生、著名中医妇科专家、教授、主任中医师,现任浙江中医学会副会长
  1959年我考入浙江中医学院,那一年,学院刚成立。1978年,我和吴康健同学担任院办秘书,何院长在工作上要求很严格。记得有一次为他起草一份回信,他对书信的内容、体例都一条一条仔细修改,所花的时间超过他自己动手回复了。
  那年,全国中医学院开展申报硕士研究生授予点的工作。当时,何院长患病动手术了,嘴唇很肿,说话都困难,他还亲力亲为,教我们如何编写申报材料。学院经国务院批准首批招收内、妇、儿、针灸、骨伤五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并有硕士学位授予权。
  1981年,在何院长的主持下,浙江中医学院在北京召开首届中日《伤寒论》学术讨论会,何院长代表中方作学术报告。学院的《学报》从1977年创刊至今,每期都有何老的文章,这在全国中医界是绝无仅有的。何老的事迹已载录于英国剑桥名人录。
  名师风范永记心间,我要以良好的医德医术救治患者。
  何若苹,何任大师的女儿,省级名中医 擅长治疗内科、妇科、肿瘤等疾病
  家父何任教授,已届望九之年,我随家父伺诊学习也已近30年。
  他有深厚的医学功底及中国文化底蕴,但他并不自满,他常说:“要做的工作还多,要多读书,不断充实新知,要多诊病,不断累积经验。为的是提高临床效果,我们要做到‘上工十全其九’,意思是把百分之九十的病人治好。”病人治愈送来锦旗,他最多挂一两天,就叫收下送进橱柜中。
  他常说:“做人要一身正气,当医生尤其如此,当干部要两袖清风。”他对陶行知先生所说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非常赞同。四人帮粉碎后,阴霾散开,他欣喜之余,请人刻了一枚闲章,文曰“大地回春”,盖在他所写所绘的字画上。他常说自己,不带手机,不谙电脑,看看外界,几乎成了桃花源里的人物。
  他还注意素质、气质,他认为做医生要有学者的神韵,不能有市井气。他喜欢诗词,认为多读诗词,能陶冶性情,久而久之,气质也会改变。
  陈先生 46岁 胃癌患者
  我是2007年的时候找到何老的,那时候,我得了胃癌,刚做了胃切除手术。病友推荐说,浙江省看肿瘤最出名的就是何任大师,我每家中医院找过来,终于知道,何任大师是浙江名中医馆的馆长。
  看何任大师的门诊,两个字:有效。我生胃癌到现在,从开始的每周看病到半个月看1次,我的精神、身体都好得很。人家说我中气十足,哪像生过大病的人,这句话说得对,我可以连续唱好几首歌,很大声地唱。何老说,我这是正气足,肿瘤邪不胜正被打跑了。
  何任大师的号子很难挂,一周大概挂出30多个,但是何老很心疼病人,从来不拒绝人,一定给病人加号,他说,人家老远从外地赶来,来一趟不容易。这样一来,每次上午门诊看到下午一点多,下午的看到五点多,何老每次都是看完所有病人才走的。
  我们做病人的,其实也很心疼何老,今年都已经90岁啦!何老自己也得过癌症,他吃自己开的方子,身体很健康。何老是我们的榜样,肿瘤也没什么可怕的。
  孙先生 73岁 肺癌患者
  1998年,我被诊断出来得了肺癌,那个时候,肺癌算是很厉害的病症了。我很绝望。
  有人建议我去找何任大师。一直看到现在,过去11年,你看我活得不错吧。肿瘤科的医生讲的是5年存活率,我已经超过11年了。何老和我说,肿瘤和高血压一样,不复发的话只是种慢性病,正确调养就可控制它。我劝病友们,得了癌,千万别失去信心。
  何老很为病人着想,开的药从来不贵,我在何老那里看了11年,基本上一张半个月的药方子不超过300元,算一算,一天花十块钱左右就行了。而且,何老的方子里,不大有人参、虫草等补药,他说普通药材只要配伍好,功效不一定比大补药差。

TOP

论坛上传附件最大10M,管理人员最大20M。
何老如此高寿
必有养生之术
好好拜读金匮要略校注
传承经验,继往开来!
耄耋之年忘功名,一心只解患者愁。若非大慈怀若谷,怎诞百岁大国医?
传承经验,继往开来 国医——何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