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伤寒发微] 郝万山讲伤寒10

郝万山讲伤寒10

郝萬山講《傷寒論》 第10講   
太陽中風証治
上次我們談了,"發熱惡寒者,發於陽也,無熱惡寒者,發於陰也。發於陽者,七日愈,發於陰者,六日愈”,談到了七日愈和六日愈的問題.一個外感病是不是七日愈、六日愈呢?隨後我們談了第八條, “太陽病,頭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經盡故也“,所謂行其經盡,是指一個外感病的自然病程,將要結束了。而且我們上次課,用了大量的例子來說明,人體的七日節律,病理的七日節律是客觀存在的。有的注家說,《傷寒論》中的日期,就是那麼機械的一說,不要去拘泥它。實際上,我們覺得,這是在漢代,在大自然沒有汙染的時候,張仲景觀察到的實際的具體情況,。就像我們今天寫病歷的時候,一個病例,第一句話,尿頻、尿急、尿痛,伴有寒顫發熱一天,來診,寫現病史的時候,病人有慢性的泌尿系感染三年,前天因下雨淋雨,夜裡沒有休息好,從昨天開始就出現了寒顫、發熱、尿頻、尿急、尿痛,如果三十年後,或三百年、兩千年後,你成為醫學界非常有名的人物,那時候後人拿出你的病歷,他寫的時間是隨便估算的,不要拘泥,後人這麼說,你認可嗎?你可能會說,我就是寫的具體的病歷呀!你怎麼能說不要去理它?所以《傷寒論》中的這些時間,都是仲景在臨床病例中,實際觀察而來的。

前面我們講了一個太陽病的自癒的時間是六、七天,一個太陽病要好的話,“欲解時”,是在中午前後,這是指一般情況,有沒有特殊體質的人,特殊的情況呢?有!所以我們就看第10條:
“風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10)
在講義第14頁。所謂“風家”,就是特別容易患太陽中風病的人。這類的人,大多表陽平素就比較虛。一有風吹草動,他就容易患中風,這種病人,他的自然病程,和一般的病人的自然病程相比較,它就會長一些,一般的病人,自然病程是七天,邪氣解除,容易患太陽中風証的人,表証解除了,表証解除需要七天,而不了了,什麼叫不了了?《方言》說,“南楚疾愈,或謂之差,或謂之了”。楚國這地方,對於病好了,有的人把它叫做差,(《傷寒論》中多處有“若不差”)差就是病愈的意思。或謂之了,有的人把它叫做“了” ,不了了就是沒有完全好,身上還覺得不爽,不舒服,就是表邪已經解了,發燒已經退了,頭項強痛也已經緩解了,但身上還是覺得不舒服,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是一個虛人外感,七天病邪退了,但是正氣沒有完全恢復,正氣恢復需要幾天呢?需要五天,因為人有五臟系統,五天是一候,調養五天,加上前面的七天,合起來是十二天。才能夠完全的 康復。

第7條,第8條,第9條,第10條,講的問題就是一個太陽病不管中風還是傷寒,它的自然病程就是六、七天,他要好的這一天,“欲解時”在中午前後,而對於體質較弱的人,得了太陽病之後,它的自然病程應當是12天,七天表邪解除了,還需要五天正氣恢復,這樣才能完全康復,太陽病如果不能自愈,可能邪氣就要傳入他經,邪氣傳經,辨傳經與不傳經,依據是什麼? 在第四條與第五條,談的就是這個問題,。我們翻回前面的12頁,看原文第四條與第五條。

第四條: “傷寒一日,太陽受之,脈若靜者為不傳,頗欲吐,若躁煩,脈數急者,為傳也。”

第五條: “傷寒二三日,陽明少陽証不见者,為不傳也。”

  傷寒一日是指外感病的第一天,太陽感受了邪氣,如果脈靜,脈靜是甚麼意思?脈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指中風見到浮緩脈,傷寒見到浮緊脈,脈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而是脈証相符,脈証相應。脈沒有什麼變化,那就提示邪氣不會傳到其他經,頗欲吐,這個頗字,它從皮從頁,什麼意思呢?《說文解字》說是“偏頭”,頭往一邊偏,所以頗字古代,就具有相反的兩個意思,一個是“很、甚”,一個是“少、稍微”。這裡的頗欲吐,就是很想吐。在霍亂病篇有一條,講述一個胃家虛寒的病人,當胃陽逐漸恢復的過程中,他由不能食,(胃陽不足,不能售納,腐熟無權,所以不能食)。伴隋著胃陽的恢復,出現頗能食,最後胃陽完全恢復了,就變成能食。這個頗能食,當稍微來講。而此處的頗欲吐,是很想吐的意思。

很想吐,標示著邪氣傳入那一經? "少陽” 。 因為少陽病, 是喔個膽 熱氣鬱的證候,膽熱氣鬱,膽火內鬱,最容易犯胃,所以少陽病的臨床特徵,有心煩喜嘔。這喜嘔不是喜歡嘔,而是多嘔、善嘔。因此在《傷寒論》中, 常常以嘔吐的存在否來提示少陽病的存在與否。這個我們以後會遇到多條。如61條,“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這樣一個肢體躁動不寧的病人,“不嘔、不渴、無表証、脈沉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 判斷這樣肢體躁動的病人,是少陽病的心煩,還是陽明病的心煩,還是太陽寒邪閉表,陽鬱化熱的心煩。這裡張仲景以“不嘔”除外了少陽病,以“不渴”除外了陽明病,以“無表証”除外了寒邪閉表,陽鬱化熱,鬱熱擾心的不汗出煩躁的大青龍湯証。這裡的頗欲吐,就提示了邪傳少陽。

“若躁煩”,如果從字面上講,躁煩強調肢體的躁動不寧,這是三陰重証的一個臨床表現。可是如果和第五條結合看,“陽明、少陽証不見者” ,如果說“頗欲吐”是少陽証的話,我們就可以把“若躁煩”中的躁煩理解成煩躁, 那就可以把它當成陽明病來對待,陽明裡熱裡實,上擾心神,出現了煩躁, 大承氣湯適應証有“煩不解,腹滿痛”,甚至可以有“心中懊憹”,心中煩鬱到無可奈何的地步,所以若躁煩在這裡,如果和第五條合起來看的話,它指的陽明病、裡熱、裡實,上擾心神的煩躁。

脈數急,是和前面的“脈靜”相對而言的。 “脈靜”是說太陽中風,見浮緩脈,太陽商寒,見浮緊脈,脈証相應,脈象沒有什麼特別特殊的變化。這裡的“脈數急”是指脈象變快了,又數又快,這提示脈象已經發生了變化,因此,頗欲吐,若躁煩,脈數急提示了臨床症狀,臨床脈証發生了變化,意味著邪氣就要傳經。

第四條,“傷寒一日”,只要脈証發生了變化,邪氣就會傳經,第五條,“傷寒二三日,陽明少陽証不見者,為不傳也。”盡管一個外感病,已經過了二、三天,沒有出現少陽病,沒有出現陽明病,那就是邪氣不傳經,由此提示辨傳經和不傳經的依據,不在病程天數的多少,而在於臨床脈証,是不是有所變化?第一天有傳的,第二三天也有不傳的,不是病程日數的多少,而在於臨床脈証是不是有所變化。

以上始張仲景為太陽病篇所寫的總論,我們不妨再回憶一下。第1條講的是太陽病的總綱。“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第2、3、6 條,講的是太陽病的分類提綱,有中風、有傷寒,有溫病,有風溫。隨後講了太陽病的自然病程。中風是七天、傷寒是六天。也講了為什麼市這個樣子呢?這是因為 六、七天就行其經盡,它的自然病程就結束了。如果這病程要進入第二個七天,那麼不管是病在太陽,還是病傳其他經,統統的針刺足陽明的足三里穴,就有截斷病程,預防邪氣傳經,或說預防進入第二個病程的效果。當然對於一個虛人所得的外感,它的自癒的時間,可能要更長一些。另外病人的欲解時,是指對太陽病來說,一般在中午前後,容易汗出熱退,這提示我們在用藥的時候,盡可能在中午前給他吃解表藥,這就有利於借助太陽陽氣在中午前後正旺盛的時候達到祛邪外出的效果。太陽有邪,如果不能自癒,常常容易傳其他經。辨傳經和不傳經,主要是觀察臨床脈証是不是有變化。有變化就是要傳經,沒變化就是不傳。

下面我們談具體的內容。講義第14頁,太陽本証的第一個證候是中風表虛証。首先我們看桂枝湯証。原文第12條。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 (12)
太陽是辨病,中風是辨証。太陽病中風証。我們說中醫學不僅是辨証論治,它也辨病。在辨病的前提下去辨証,這條是非常典型的條文。而且六經病的標題,辨太陽病脈証并治,提示了既辨病也辨証。根據什麼來辨太陽病中風証呢?是根據 下面的這些臨床表現:陽浮而陰弱,它既說的是脈象,也說的是病機,從脈象的角度來說,陽就是輕取,輕取脈見浮象,這實際上就是脈浮,輕取即得。陰是沉取,脈弱,也就是至重按的時候,脈象鬆弛柔軟,這就是浮緩脈的另一種說法。從脈的角度來說,陽浮而陰弱,是指脈輕取見浮象,重按出現鬆弛、柔軟沒有力量的表現,這樣的脈,提示什麼樣的病機?為什麼脈輕取見浮象?這是因為風陽傷衛陽,兩陽相爭,引發衛陽出現了病理性的亢奮。這句話我們在講第二條,太陽病中風証的發熱的時候提到過,對於衛陽出現了病理性的亢奮,而陽氣是含有熱能的,能夠放出熱量的細微物質,所以當衛陽出現病理性的亢奮 的時候,當然它就會發熱,所以“陽浮者,熱自發”,這個陽浮是一個病機的術語,衛陽因抗邪而浮盛於外。接著說,“陰弱者,汗自出”, 它的意思不是說由於陰弱而導致了汗出,而是說因為汗出而導致了陰弱。注意這兩句話在句式上雖然是排比的,在意思上卻是顛倒的。陽浮者,熱自發,是因此衛陽浮盛於外而導致了發熱,陰弱者,汗自出,是因為由於汗出而導致了營陰內弱。汗出的病機是什麼?我們在第二條說過,再重複一次,那就是衛陽被風邪所傷,衛外失司,再加上風主疏泄,使營陰外越而為汗。汗為營血所化,汗出傷營,所以敬出現了陰弱,陰弱是病機術語,當然也是脈象,是指沉取脈弱。

“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嗇嗇、淅淅、翕翕是三個連綿詞,《傷寒論》中用連綿詞的地方很多,我們在解釋這些連綿詞的時候,一般按照連綿詞無定字, 沒有固定的字,取其聲而不取其義。例如“馬虎”就是一個連綿詞,解釋馬虎這個詞,和字的字義並無聯系, 所以連綿詞多是取其聲而不取其義的。所以嗇嗇惡寒,淅淅惡風就解釋成微惡風寒的樣子, 到這地步敬可以了。那是風陽傷表陽,衛外失司,溫煦失司的結果。翕翕發熱是熱勢表淺的樣子,這是因為衛陽浮盛於外,出現病理性興奮的結果。上述這些症狀,我們可以得出一個辨証的結論,就是風邪襲表,衛強營弱,營衛失和,這就是太陽中風証的基本病機。底下有一個“<>鼻鳴”,有一個“乾嘔”,這兩個症狀是太陽中風証的兼証,鼻為肺竅,肺主皮毛,太陽主表,當太陽的表陽,被風寒邪氣所傷以後,常常影響肺氣的宣發和肅降,對太陽中風証來說,主要是風邪上壅,使肺竅不利。鼻鳴是指鼻塞、呼吸不暢,也包括打噴嚏,(打噴嚏也叫鼻鳴),鼻流清涕,這些症狀都是風邪襲表以後,風邪上壅,肺竅不利的表現,是太陽中風証的兼証。至於乾嘔,不是風邪犯胃,而是體表有邪,正氣抗邪於表,不能顧護於裡,導致裡氣升降失調的一種表現。

第 3 條,太陽傷寒証有嘔逆,第 12 條,太陽中風証有乾嘔,它的病機都是一樣的。這登是兼証,不是主証。既然第 12 條我們已經有了辨証的結論,所以在治療上,叫做“法隨証出”。辨出証來,就可以立法。既然是風邪襲表,衛強營弱,營衛失和,我們在治法上就解肌祛風,調和營衛。法隨証出,法以方傳,有了法,就有了方子,就用桂枝湯。而桂枝湯這張方子,正是實現解肌祛風,調和營衛這樣治療目的的方子。
桂枝湯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張方子。它的藥物組成有五個藥。我們仔細分析它,它的配伍上有兩怎組,一組是辛甘化陽的藥,一組是酸甘化陰的藥。辛甘化陽的藥是桂枝生薑這兩個有辛味的,配合甘草、大棗兩個甜味的,就是辛甘化陽,它有助衛陽的作用。當然桂枝生薑都是辛溫解表藥,它有祛風散寒的效果。酸甘化陰的一組,是芍藥,酸味的,甘草、大棗是甜味的,它們合起來有酸甘化陰的效果,它可以養營陰,來針對太陽中風証的營陰外泄的自汗出,養營陰、斂汗液,所以它有雙向調節作用。可以助衛陽散風寒、養營陰,斂汗液,發汗祛邪而不傷正,斂汗養營而不留邪。實際上藥物的性味配伍,和食療的性味配伍是一樣的。像夏天最熱的時候,回家都想喝點酸甜的東西,如酸梅湯等。冬天天很冷時,回家總想弄點羊肉,喝上一杯二鍋頭,喝完暖和暖和。二鍋頭,白酒,它就是辛甘化陽的,而酸梅湯就是酸甘化陰的。既然我們在飲食上知道酸甘是生津液的,養陰的,辛甘是助陽的,在藥物調配上也是這樣。桂枝湯就是辛甘化陽和酸甘化陰了組藥物并用,既助衛陽也養營陰。既祛邪氣也養正氣。我們再仔細琢磨琢磨,桂枝是桂樹的枝,而桂皮我們經常作為調味料,生薑更是做菜的佐料之一,“要得香,蔥蒜薑”,大棗更是常吃的食品。課間時,同學還拿來特別的基因大棗,我看有小蘋果那麼大。甘草,有時候做特殊飲料時,也做為調味品。你看一共五個藥,四個藥來自於食療。芍藥我們雖然不直接把它作為食療的東西,但是我們到飯店吃飯,常看到蘿蔔雕成芍藥花的樣子,放在菜盤一邊,讓人看了賞心悅目,增進食欲。所以五個藥都和食療也關係。它有開胃氣,和胃氣的作用,而脾胃是氣血化生之源,是營衛化生之源,因此,桂枝湯適當的加減,它就有通過調和中州,調和脾胃,進一步來達到調和陰陽,調和氣血,調和營衛的作用。所以桂枝湯不是單純的、簡單的解肌祛風,調和營衛的的方藥,它是通過調和脾胃,進一步調和氣血。芍藥加倍再加飴糖,就是小建中湯,溫中補虛,調和氣血,和裡緩急。調和陰陽,在《金匱要略》裡,有桂枝加龍骨牡蠣湯,它治療女子夢交,男子失精,就是調整男女陰陽失調的。而在這用來調和營衛,為什麼它有這麼多作用,就是它有調和中州,調和脾胃的效果。

桂枝當這方子,辛甘助衛陽,酸甘養營陰,養正力大,發汗力弱,所以我們要想讓它達到發汗的目的,再藥後的護理方法上,就應當有特殊的要求。現在我們看桂枝湯方後的話,“上五味,○咀三味”,○咀本來的意思是咀嚼,用牙來咀嚼,然後去品味,品嘗它的味道,在這裡○咀兩個字,表是把藥搗碎,漢代沒有切片機,把哪幾樣藥搗碎呢?把桂枝、芍藥、甘草,這三味藥搗碎,生薑為什麼不能搗,一搗那液汁都喪失了,所以生薑要切,大棗十二枚,擘(這個字有兩個讀音,一個讀ㄅㄛ2,當大姆指講,比方說齊白石是國畫巨擘,國畫界的老大。另一個讀ㄅㄞ,和掰開的掰一個意思,大棗要掰開,為什麼要掰開,如果是用棗來煮粥,你千萬不要把大棗掰開,掰開之後那粥特別甜,大棗就沒有味道,可是我們現在是用大棗來煮藥,不是為了吃棗,而是為了提取棗中的有效成分,所以要把它掰開以後,利於有效成分的提取。仲景在藥物的制作上,是多麼細呀!桂枝去皮,什麼叫去皮?桂枝那麼細的枝那有皮呀?在漢代,粗枝細枝一塊採,帶有粗皮的那個枝子是屬於肉桂,不要把它當桂枝來用。採來的桂,把帶有粗皮的都去掉,只留細嫩的枝,這就是桂枝去皮。好,上五個藥,桂枝、芍藥、甘草三味藥搗碎了,生薑要切,大棗要掰開,“以水七升”,漢代的一升,就是今天的 200毫升,我會有一次專門講漢代的度量衡制,和中藥劑量的折算。以水七升,就是以1400毫升的水,來煮上述的藥,“微火煮取三升,去滓”,就是把藥渣子去掉,“適寒溫”,就是使這個藥液不冷不熱,“服一升”,一次只吃一升。上述開的藥,是幾次的量呢?三次。“服已須臾,啜熱稀粥一升餘,以助藥力” ,吃了藥以後,很短的時間,就要喝熱稀粥200多毫升,來助藥力。為什麼要喝熱稀粥來助藥力呢?因為桂枝湯養正力大,發汗力弱,我們要想讓它發汗,就要配合喝熱稀粥。喝熱稀粥的意義有兩個:一是借穀氣來補充汗源,太陽中風証有自汗出,你現在要想給他發汗,你給他補充點津液是必須的,有自汗出,本來營陰不足,津液不足,所以要補充一點津液,要讓他喝熱稀粥。大家問了,喝涼粥行不行?你喝冰鎮的涼粥,透心涼,你還想發汗?那不可能。第二個作用,是借熱能(熱粥的熱能)來鼓舞胃陽。喝完熱粥,整個肚子暖暖和和的,因為衛氣是出中焦的,太陽的陽氣補充於中焦的,鼓舞胃陽進而振奮衛陽。

漢字同音字太多。有時不寫板書,就容易鬧笑話的。有一次我給一個據稱是全國的類風濕病的學習班講課,我說熱痺在歷史上用犀角湯,下課我一看一個同學的筆記,他寫的是“洗腳湯”,我說你是醫生嗎?是。你有診所嗎?有。你的病人多嗎?多。我說你遇到熱痺的病人,你會給他喝洗腳湯嗎?他說,老師,剛才您說的呀!他筆記的第一篇,寫著講課人郝萬山。
還也一次我講課,我說遇到腹瀉不止的病人,有一種治療方法是利小便,這叫利小便而實大便,課間我看到一個同學的筆記,居然寫著“利小便,食大便“,實在使我哭笑不得。
喝熱粥的作用有兩個,一是借粥來補充津液(汗源),二是借熱粥的熱能,來鼓舞胃陽進而振奮衛陽,來助桂枝湯發汗。這也是粥藥並用,也是藥物治療和食療相結合的方法,也是藥後護理的方法。

喝了熱粥以後還要幹什麼?“溫覆令一時許”,蓋被子保溫約一個時辰。古代是把一晝夜分為十二個時段,一個時段叫一個時辰,現在把一晝夜分為24個時段,24分之一個晝夜,就是一個小時,為什麼把他叫小時,就是和古代的一個時辰,相對而言,就叫小時。所以蓋被子保溫要蓋兩個小時。接著看發汗的要求,“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這是汗法的要求,這個要求很重要。首先,這個汗出要周遍,要遍身,不能說鼻子尖見到一點汗,就,我已經出汗了!被子一掀,那達不到汗出熱退的效果,也不能心口窩見到一點汗,就算出了漢,這也不行。要遍身。什麼叫遍身?“辨可發犯病脈證并治篇”,也就是傷寒論》的後八篇之一,它有這樣一段話,“凡發汗,欲令手足俱周,漐漐然,一時間許”,凡是用發汗的方法,要使手腳都要見到汗。欲令手足俱周,也就是對12條桂枝湯方後的“遍身”的注釋。什麼叫遍身?讓手腳都見到一點汗,這才叫汗出周遍,這是發汗的第一個要求。發汗的第二個要求是出小汗、出微汗,而不能大汗淋漓,漐漐然,和我們第12條方後所說的“漐漐微似有汗者” ,都是指的出小汗,出微汗,這是發汗的第二個要求。第三個要求是持續出一階段時間的汗,持續多長時間?“溫覆令一時許”,這裡說的是一時間許,一個時辰的樣子。有這三個條件, (1)遍身,(2)出小汗,(3) 持續保溫一個時辰。 這才叫汗出透了, 才能達到汗出熱退,脈靜身涼的效果。

我們說,我們學太陽病,重點是學汗法,學汗法對出汗就有一種護理的要求,這就是發汗在護理上的要求。不可令如水流漓,流漓也是一個連綿詞,你寫成淋漓也可以,不可以讓他出汗太多,像流水一樣的大汗出,為什麼?因為中醫治病,是靠正氣來發揮作用的。發汗藥也是靠正氣來發揮作用的。汗出太多,或者傷陰,或者損陽,損傷了正氣,就不可能把邪氣祛除出去,所以他一再強調,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這個病是不會好的。接著看,“若一服汗出病差”,差就是病癒。吃了這一次藥,這一次就是吃一升,喝了熱粥,再蓋上被子,然後汗出了,病好了,停後服,後面的兩次藥,已經煮好了,後面的兩升就不要再吃了。“不必盡劑”,一劑是指的上述的藥,煮完了,分了三升,叫一劑。一次就叫一服。只吃一升,不必盡劑。所以一劑的藥,實際上是三次的藥。“若不汗”,吃完一次藥以後,如果不出汗的話,“更服依前法”。更就是再,第二次吃藥的時候,還按照原來的方法,喝藥,喝熱稀粥,蓋被子保溫。“又不汗”,吃了第二次還不出汗,“後服小促其間”,第三次吃藥的時候,縮短兩次吃藥的間隔時候。“半日許令三服盡”,半天的樣子,你看看,蓋被子保溫兩小時,不出汗,接著吃藥喝粥,又不出汗,乾脆不要等兩個小時了,縮短兩次吃藥的間隔時候,再吃藥再喝粥再蓋被子,半天的樣子,要三次藥都 吃完。你看我們今天吃藥,就不是這樣連續作戰,不是這樣一鼓作氣,而是告訴病人,早一次,晚一次,管你汗出不汗出。“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病重的,要連續給藥,“周時觀之”,“周時”這個詞,就是指的24小時。你比如說,頭天上午8點鐘開始給病人吃藥,你一直連續給藥,到第二天上午8點,“服一劑盡,病証猶在者”,上述藥叫一劑,連續吃了三次,病証還在,“更作服”,再給他一劑藥。“若不汗出,乃服至貳、三劑”,這種治療外感連續作戰,一鼓作氣的這種服藥的方法,值得我們今天學習。

下面,“禁生冷”,生冷食物是容易傷胃陽的,“黏滑”,就是不好消化的肉、麵,仲景在河南南方一帶行醫,那地方的人吃大米的比較多,也許吃肉比較少,所以那地方的人,可能對肉食,對麵食,對他們來說是不好消化的。但是對於有些民族,他們以吃肉為主,那肉食對他門就是比較容易消化的。所以我們在這裡對於肉麵,是不是好消化是不是要禁忌,主要看這兒的人的飲食習慣。我們家養貓,有一次貓得了感冒,我對我愛人開玩笑,我說貓得了感冒,可不能給它吃肉,吃肉不好消化,影響正氣趨向於體表,影響解表。她呵呵笑,說貓就是天生吃肉的動物,吃肉對它是最好消化的,你給它吃大米飯,從來不愛吃。所以肉對貓來說,是不禁忌的。這個人,人家就是吃肉的,像很多歐洲人,主食就是肉,人家不怎麼吃糧食,你說人家得感冒了,讓人家吃人家平常不吃的糧食,別吃肉了,那就不現實了。所以肉麵在這裡是指次好消化的食物。這要因人而異。
五辛呢,就是凡是有刺激味的蔬菜,蔥、蒜、辣椒、香菜等等,酒、酪,酒是對胃有刺激的,酪是奶製品。奶製品也的人是好消化的,從小到大一直吃奶,可是有的人,他沒有消化奶的酶,吃完牛奶他就會肚子脹,對這類的人應當禁忌。
“臭惡”,臭是氣味,你看臭字是從自從犬,是狗鼻子,狗鼻子很靈,《說文解字》解釋這個臭字,說後犬可以憑著氣味追蹤前犬之所至。臭字本來的意思就是氣味的意思。“臭惡”是指的氣味不良的食物。氣味不良的食物還有人吃嗎?北京的臭豆腐特別有人喜歡吃,但是打開一盒臭豆腐,滿食堂的臭味,是不是這樣?有一次我在台灣,淡水市也一條街全部是賣臭豆腐的。雖然有時吃起來還蠻香,但是得了外感病的時候,這些食物都或者是生冷的,容易傷害胃陽,或者是不好消化,容易把正氣撤向體內,這樣就不利於解表。所以我們要求,得了外感病,在治療的過程中,對於一切生冷的,不好消化的,妨礙胃氣的,這些食物,都應當禁忌。

桂枝湯方後的這段話,提示了藥後的一種護理方法或者說護理技術,對以後其他方子也是適用的。以後也很多方子說,服藥後的護理方法,像桂枝湯方後一樣。因此,桂枝湯方後的這段話,在佣藥上,在服藥上,有普遍的指導意義。所以我們用了比較多的時間來談這個問題。

今天我們除了把張仲景對太陽病篇的概說談完,也談了太陽中風証最重要的一條,第12條,也談了桂枝湯的方義,桂枝湯的服用方法,和藥後的護理技術。這些內容都很重要。我們在學第12條的時候,也一定要和太陽病篇前面的第二條,太陽中風証的條文結合起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