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读医杂感] 经方时方之别

经方时方之别

    经方时方之别似乎可以追溯到伊尹以为汤液之时,伊尹为汤液应属经方出现的一种标志,汉书艺文志立经方条,表明此前已成学术派别。仲景感慨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表明其时已出现学术衰颓之势,仲景正是在此基础上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而完成了可为万世法的六经辩证体系。

    经方派与时方派的分别本质上是辩证方法的区别。所谓经方派,似乎是指主要用经方施治者,若深究其意当为运用六经辨证体系本经方之意施治者;所谓时方派,应指主要用脏腑气血八纲辨证施方者。时方派往往将各种辩证方法并列参合运用,故其用方药多而杂;经方派以六经辨证统领八纲气血脏腑经络辨证,故其方药简而专。究其实,在乎理法,理愈明则法愈简,理愈晦则法愈繁。

      
中医分为经方派、时方派,这,不但中国人晓得,日本人也晓得。经方派在日本叫作古方派,而时方派在日本叫作后世方派,意思一样。而不论是在中国还是日本,也都晓得,经方派和时方派的分水岭是什么——那就是所谓的金元四大家
  

       “
金元四大家虽然齐名并称,其实他们的生卒年是颇有差距的,并不是同生同死。而比他们更早出名的一位,相传是李东垣之师的人,就是张元素,也就是张洁古(易水先生,易老)。而,张洁古做了一件功德盖世,罪恶滔天的事情,造成了经方派从此变成时方派。而那件事情,就是现在学传统中医的人耳熟能详的归经理论”——某某药入某脏某腑、哪一条或哪几件经。
  

    归经理论是错的吗?不能算错,很多时候是很有道理的,临床上也大大有用,尤其是示人一条明径,使人更能掌握用药一事,对学习中医者而言,是甚有助益的。但,它是对的吗?也并不全对。因为,它大大地窄化了一味药的药性。
  

    同样是用中药,以《神农本草经》、张仲景(或《汤液经法》的作者)所知道的药理学创出来的方叫作经方,汉朝到唐宋,都还算是经方的时代。而以归经理论创出来的方,就叫时方,其中对每一味药的看法,都和经方是很不同的。
  

    最古的《神农本草经》,其中提到的药性只有性.味,也就是什么味道温凉寒热如何,而五色入五脏的概念,则是稍微提及,例入五色灵芝各入哪一脏,不是通盘性的认同。而其后,魏晋的《名医别录》,唐代的《新修本草》、《日华子本草》、《海药本草》、寇宗奭《本草衍义》,或是宋朝具代表性的《证类》、《大观》二本草……等诸多书籍,大都只是顺着《神农本草经》之后补入新发现的效能,却未曾对本草理论作更多的理论分析。
  

    到了张洁古,他对古代的方剂做了一番整理,发现到太阳病病到太阳、阳明之间时,会用到葛根这味药……”,于是就以此归纳出了一句话:葛根是阳明引经药,如果感冒太早用了,反而会引邪入阳明!同样,对于柴胡,也看做是少阳引经药,说它会引邪入少阳,而至于桂枝,因为有帖桂枝汤是治太阳病的第一主方,于是桂枝的归经也就变成是太阳经药了。石膏,他也说是大寒之药,不可轻用
  


    这,有没有错?从某个角度来说,桂枝汤的确是作用在太阳经,而单味药的柴胡、葛根和少阳、阳明二经也有着密不可分的相关性。可是问题就在于:不只如此而已!后世的学者,因此就随随便便把某味药找几条经随意归类,做学问是简单化不少,可是却变成见树不见林,迷失了那一味药真正的本性。  

    可是,因为这种时方药理学方便好用又好记,而张洁古先生又的的确确是一位医术甚高明的医者,于是紧跟在他之后成名的金元四大家,也自然纳入了张洁古的这个系统,而有了相当好的成就,比如说李东垣自创的补中益气汤或是修改了宋朝陈自明《妇人良方》中的龙胆泻肝汤而成了去男人下阴臊臭专方的东垣龙胆泻肝汤(真的是痱子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堪称伟大之方
  

      
可是,归经理论,却是一套反映了一部分真理却不等于真理的不完全的理论。洁古本人、金元四大家都是苦读《内经》起家的,偏得还不太多,但愈用到后来,纰漏愈大,新创的方剂效果愈来愈差,一剂知,二剂已变成了今日的你回去吃半个月再来看看有没有好,如果没好我们再换药试试!--呵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美丽的清阳欢迎您☆
    清阳纯中医论坛
http://bbs.puretcm.com/

论坛招募:高级管理人员吏部人事超版、礼部学术组织超版、工部杂志编辑超版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范中林老前辈是最为标准的经方大师,他用药精纯不杂,法简效宏,有很多病例看似多么复杂,在他手里却只用简单几味药,或完整的经方就把问题解决了,善于运用经方到了极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彩色沙漠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0-3-9 0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