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各家争鸣] 暴盲【卢崇汉讲稿系列】

暴盲【卢崇汉讲稿系列】

暴盲
暴盲这个病就是眼睛突然失明。


1975年1月25号,我接治了一位姓周的病人,男,43。法币发病过程是这样的,在1975年元旦节的一天,他到公园去,正巧碰到儿童落水,于是他就跳到水里救起了这个儿童。当时的气温是零下七八度,能够冒着这样严寒,下水救人的人,真是不容易,所以他的事迹还在报纸上做了宣传。当他上岸的时候,谁然有人给他准备了很多更换的衣服,但他始终感觉到寒冷彻骨。回家后马上拥被而卧,但是一直就没有暖和过来,以至彻夜难眠。第二天醒来,就感觉两只眼睛看不见了,仅仅存在一点光感,并且出现了恶寒、头痛、全身疼痛,当时吓坏了,到医院去检查,结果双眼眼底都没有问题,颅内检查结果也没有问题。在医院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星期,没有一点改善,照样双目失明。后面就请中医眼科用中药,用了一些补肾填精的药物,也没有效果。这样一直拖了20多天。经人介绍,找到了我。当时我看到这个人精神比较差,面色也欠红润,有点青白相间,有一种气不足的感觉,两眼仅仅有光感,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见。他的舌苔,舌淡而润,苔白腻,脉是沉细、略紧。我认为他仍然属于寒邪直中少阴所致的暴盲。治疗还是温肾宣肺的方法,麻黄附子细辛汤加生姜。处方:制附片90 麻黄15 辽细辛15 生姜95(制附片先煎两小时)。除了一付后,身上有汗出,虽然汗出不多,但汗一出,一身不灵活,不舒服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身也不痛了,两只眼睛的光感也增强了。服了第二付后,它能够数手指,辨清一米以内的人,服完五付之后,双眼的实力恢复到了正常。
这个病案,是由于严冬入水,受寒相当严重,寒邪直中,伤伐肾阳,闭阻肾气,导致了他整个肌体出现紊乱,因为肾是元气之根,藏我五脏六腑之精。肾气闭阻,导致了元气不能正常地通行,五脏六腑之精就不能上承而为之精,所以他的视力就会出现障碍,出现暴盲的情况,他的核心同样是寒凝窍闭。这种情况绝对不能考虑是经血亏少所导致的,决不能用一些滋腻填精的药物,任然用温通之法,如果滥用滋腻,反而会使真气闭塞,病情迁延。

这三个病例,都是并非先天性失音、失聪、失明,也不是由于经血亏少,窍失所养而生的,而是邪阻气逆窍闭所致。邪阻气逆窍闭应该属实,经血亏少,窍失所养应该属虚,虚证发病往往比较慢,实证发病往往比较急剧。所以,暴聋、暴哑、暴盲从发病角度来看,应该属实。
一般而言,手太阴肺经,它到喉部,音声之气也在于喉,而喉又是肺的门户,肺主气,位音声之源。所以暴哑多责之于六淫犯肺,肺失宣发。那么采用的方法呢?可以是开宣肺气。足少阳胆经循耳后,入耳中,出耳前,所以暴聋一般也责之于六淫邪气的闭阻,也就是胆经气机窒塞所致,在临床上多用清利、疏通少阳的方法来治疗。肝开窍于目,足厥阴肝经上连目系,所以暴盲铎责之于肝经火郁、气逆、血闭、血瘀,这种情况大多采用清肝、疏肝的方法来治疗。用这些方法来治疗这几种病,去治疗清窍阻闭,应该是有效果的,但对于伤寒重症来讲,往往就很难奏效。
以上三例,我是使用的麻黄附子细辛法来治疗的,是从肾这个角度来治疗的,肾藏五脏六腑之精,而五脏六腑之精都上注于目而为之精;肾又开窍于耳;肾的经脉又贯膈、入肺、循喉咙、到舌根,与我们的发音、听力、视力都有密切的关系加之这三个病例,都有一个前因,就是为寒邪所伤。寒为阴邪,最能损伤人体的阳气,重寒、大寒这样侵袭人体,往往能够长驱直入,直中三阴。一旦伤及太阴,就能出现吐泻;伤及厥阴,就能导致挛痹、寒氙;伤及少阴,就能出现失音、耳聋、目盲。从这三个病例来看,都是因为寒邪中人导致经气的收引凝固,闭阻了人的官窍而导致发病的,都属于寒邪直中少阴,上滞窍道,下闭肾元,所以往往伤伐肾阳的病机是最常见的。我提出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来治疗,实际上也涉及姜桂附,也是在阳主阴从的思想指导下进行的。此外麻黄附子细辛汤的用量临床上用少一点,比如麻黄用10G附片用15G细辛用3-5G临床上会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我没有试过。
最后我想说,,在我来看,一个中医,不管你是哪一个流派,你宗那一家,怎么来振兴中医呢?首先就是要提高疗效。这是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这就涉及了医者的水平。中医的疗效如果很好,如果能够治疗很多的疑难病,而不光是一般的常见病,甚至就是再严重的疾病,去给中医治疗,十天半月,一个月后,就有明显的改善,这样的中医就能得到病人的信赖。我希望每一个中医都能够达到这个水平,这实际上也是振兴中医的一个路子,离开了这条路子,要振兴中医,就会落入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