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各家争鸣] 暴聋【卢崇汉讲稿系列】

暴聋【卢崇汉讲稿系列】

暴聋
暴聋也是一个常见病。


我在1995年1月14号,接诊了一个女性病人,这个人姓王,36岁,成都人,她是由于双耳听力障碍来找我看病的。据她自己讲,在一个星期前,他用洗衣机洗衣服时突然停电,就只好改用手洗,因为衣服比较多,洗了近三个小时,此时正是隆冬季节,天气很冷。洗完衣服后就出现恶寒发热、耳鸣如哨子声音一样,但是没多久,耳鸣突然停止了,出现了听力减退。到了第二天,耳朵就听不见了。于是马上去华西医科大学耳鼻喉科,接着又去了神经科,治疗了一个多星期,没有效果,任然两个耳朵听不见声音。我看到这个病人的时候,她的身体比较弱,精神比较差,目光黯淡,面色青灰,听力基本上没有,跟她讲话完全听不见,也是靠手写来叙述病情。当时的症状是微微恶寒、身痛、嘴唇略略发紫,舌质绛红,苔薄白腻,脉沉紧。我认为她也是属于寒邪直中太少两经,治疗方法仍然是温肾、宣肺、暖脾,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生姜。处方是制附片90 麻黄15 辽细辛15 生姜75(制附片先煎两小时)。吃了一付药后,病人开始出汗,据她自己描述,在出汗的过程中,觉得自己的耳朵突然“嘣”的一声响,不到三秒钟,病人就可以听到声音了。第二服药过后,恶寒、身痛完全消失,但精神不足,还乏力。在这种情况下,肺气已宣,肾气已通,脾阳尚弱,所以改用附子理中汤。再吃三服药后,便完全恢复了。这个病案发生在隆冬季节,有接触了三个小时冷水,这样就导致了大寒袭虚的一种局面,致使寒邪直中太少两经,伤伐脾、肺、肾这三藏的阳气,寒邪凝闭经隧,发为暴聋。就耳本身来讲,耳为肾之窍,肾气不能上通于耳,就会导致耳聪顿失。这个病的核心是寒凝窍闭,经气阻滞,所以在治法上任然温通为法,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生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