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海外中医] 菲凡任务年轻中医在菲律宾义诊

本主题由 tcm007 于 2011-4-13 18:13 设置高亮

菲凡任务年轻中医在菲律宾义诊

本文连载于中国中医药报!

记录了一群年轻中医在菲律宾中医义诊。

当我在报纸上一看到这里,马上被唤醒了,为医最初的梦想。想到了清阳。




2010-08-26   全仁中醫海外診所正式成立                                                                  

來到菲律賓已經差不多兩個星期了,這周香港一行十位中醫來了,密集式的義診了四天,還有天天分組去家訪看病。


這是我們看病的「醫寨」,靠在太平洋海邊的,風景非常優美。



天天下午,都有一大堆病人在醫寨下面等候我們來看病



醫寨內放了很多床鋪,我們就這樣給人看病。

如往年一樣,在這裡看病真是相當滿足!每一位參加者都有著同樣的感覺——快樂、興奮、感動、驕傲……,能夠運用我們學到的醫術給人治好病,那真是十分快慰!施比受更有福嘛。在這裡得到了做醫生的尊重,也發揮了中醫的優勢,簡、便、效、廉,神奇療愈的故事天天都在發生。我們不敢誇口是自己的醫術多么厲害,但能肯定的、驕傲的說,中醫學真的厲害!

還有令我們興奮的是,我們全仁中醫在當地的診所終於正式開幕了!診所內的各項設施都基本齊全了,因此昨天我們進行了簡單的開幕儀式,寓意我們的服務將會再前一步,為我們以後在海外的長期服務踏出重要一步。


懸壺濟世,是指醫生治病救人的意思。由於當地沒有胡蘆,我們以切椰子代替。


我們在針灸人像上施與銀針,意指我們全仁中醫以及當地組織 ICDAI一同合作,以中醫為當地人服務。


最後,我們一同升起診所的橫額,全仁中醫首個海外診所正式成立﹗


大合照



診所內的大廳,裝修雖然簡陋,但還是很乾淨實用的。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診所內提供中藥飲片、濃縮中藥、針灸用具、拔罐、艾灸等。


診所內有兩個房間可以用作針灸治療。


這是診所的藥房,這次我們首次帶上了70多種約三百公斤的藥物,希望能治療更多病種。


中藥藥房合影

下週一,這個診所將會正式開診,每天為當地的人民服務。祝願這裡的工作一切順利,為更多人帶來希望。

我們仍要繼續努力,為當地人民提供中醫藥服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10 赞!好理想。不管身在何地努力宏扬中医。 2011-4-13 21:04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2010-09-05   用中醫看好了一個「撞邪」病人!                                                        

這一次義診有很多難忘收穫,其中看過一些西醫診斷為「精神病」的人,用中醫給他們看病的,療效出乎意料之外!


出診到病人家中,沿途的漂亮田園風光。

其中最難忘的,莫過於一個女人,今年已經36歲,可是21年前開始至今,每天晚上她就會突然出現神志失常,到處遊走,胡亂哭笑,有時候面壁自言自語,不能入睡。但是到了白天,有時則如常人一樣,但有時候仍到處遊走,當地人民亦經常見到她常常獨個兒到處遊蕩,甚則走路數小時在家中到市集去。
這一種表現,學中醫的聽上去可能會感到熟悉,我一聽到這樣的描述,立刻想起《傷寒論》第144條:「婦人傷寒,發熱,經水適來,晝日明了,暮則讝語,如見鬼狀者,此為熱入血室。」
這條文說的「晝日明了,暮則讝語」,正是這種狀況的精煉描述!說「如見鬼狀」,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撞邪」吧!在別人眼中真是不明所以的,可是我們用傳統中醫理論,能夠解釋這種疾病的成因。
經過仔細的診斷觀察,發現這病人真的符合了所有特徵,於是就非常肯定這是屬於「熱入血室」證!有了這一個診斷,雖然還未用藥,已經夠讓我們相當興奮!因為這種病,一直以來都只是書本上見過、老師會講授,可是沒有多少中醫真有見過這種病人!現在見到了,把硬蹦蹦的文字突然活起來了,是多麼的難得!
於是,我們也照著原書的記載來進行治療,先進行針刺,同時開了兩付中藥。


替這位患者進行針刺治療。

最意想不到的是,前天門診,她母親帶著她來複診了,第一個就是給她看病,竟然,吃完藥以後,她晚上已經再無到處遊走胡亂說話了,只是剩下睡眠不太好,現在已經變回一個正常人了!21一年的怪病,就這樣告終。
這是何等令人振奮的一件事!
於我而言,治好一個這樣的病人,這次來真是不枉此行了!一方面我們學到了東西,得到一個難忘的經歷,而更重要的是,這給他們一家帶來改變,病人終於能夠正常生活,重新做人,家人也減輕負擔,別人也不再給他們奇異目光。
還有很多精彩故事,以後再分享吧!

每次出診給人看病,患者家屬就會給我們準備食物,做中醫可以不愁兩餐呢!


(注:上圖是在另一戶病人家中拍攝,而並非上文的患者。)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2010-09-10   三味藥治好了陳年心臟病!                                                                    

在全仁中醫診所內,另一個讓我震撼的病例,是一個患有心臟病的60歲男人。
每天診所開門之前,已經有不少病人在輪候。


雖然診所已經設立了預約制度,讓病人分時段來,可是病人依然喜歡提早來到輪候,可見他們多么重視看病的機會。



他得了八年的心絞痛,每一天都發作大約2-4次,只要工作活動稍為勞累就心痛,心痛的時候什麽都不能做,只能夠休息。幸好的是他這麼多年也只是心痛,還未嚴重至突然昏厥致死。
這樣的病人,在香港抑或中國內地,甚少給中醫看到。因為他們都會被標籤為重病,需要住院給西醫治療,病人甚少選擇中醫。可是這裡不同了,病人沒錢看病,沒錢買藥,於是就只好留在家中,默默忍受著病痛,於是一忍就是八年了。
根據這一個病人的發作特點,仔細診斷過後,我們選用了記載於中醫經典《金匱要略》中的「瓜蔞薤白白酒湯」,也是按照原書的用法,囑咐病人用酒來煎藥。
其實也只是開了兩劑藥,每劑藥一天分開兩次喝。病人吃完藥兩天後回來複診,他自己描述:服藥第一杯後,覺胸中針刺疼痛已經消除,還有輕微胸痛感;吃完第二杯藥,早上起來所有胸痛已經解除;吃完第三杯藥,覺得胸中舒暢,是前所未有的感覺,而且本來一直以為是勞損引起的左背痛,怎料也一起消失了!是八年來首次一整天內沒有發作過心痛!
病人複診後,再開了兩劑原方給他,回去再吃了兩天回來複診,也一直沒有再發作,從脈上看也已經緩解了。就是這樣,這麼多年的頑疾,竟然喝了只是幾次藥,就這樣治好了。
當中我最難忘的體會,就是中醫真是「簡、便、效、廉」。這裡最突出的是「廉宜」,開給他這一個藥方,只是三味藥:瓜蔞、薤白和酒,這些藥都是很普通的東西,我們計算過,即使加上病人自行買酒的價錢,兩帖藥才不過20元港幣!
只是幾十元,就解決了一個多年嚴重的疾病,我夢想著,假若將中醫帶到世界上貧困的地方,不就是能解決世界上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TOP

论坛上传附件最大10M,管理人员最大20M。
菲凡任务之医师日记④
  一群年轻中医在菲律宾贫困地区义诊行医——
三味药治好了陈年心脏病
我们有名副其实的“流动中医诊所”,在出诊的三轮车上,备了常用的中药,能随时给人开方子呢
当地穷人家的狗都瘦得可怜,这只肥壮的狗狗生活在有钱人家,但主人中风了。 我们全仁中医不分贫富,只要是需要帮助的,都愿意前往。
  2010-09-11
  在全仁中医诊所治疗的患者中,有一个60岁、患有心脏病的男人,让我终生难忘。
  他得了8年的心绞痛,每天发作大约 2~4 次,只要稍微累一些就心区疼痛,心痛时什么都不敢做,只能休息。幸运的是他这么多年还未出现过昏厥。
  这样的病人,在国内被任何医生看到都会被要求住院治疗,甚至在治疗中都不敢用中医药。可是这里不同,病人没钱看病、没钱买药,于是就只好留在家中,默默忍受着病痛,这一忍就是8年。
  根据这个病人的发作特点,经仔细诊断后,我们选用了记载于《金匮要略》中的“瓜蒌薤白白酒汤”,也是按照原书的用法,嘱咐病人用酒来煎药。共两剂药,每剂药一天分两次喝。
  两天后,病人吃完药来复诊。他自己描述:服第一杯药后,自觉胸中针刺疼痛已经消除,但还有轻微胸痛感。吃完第二杯药后,早上起来所有的胸痛已经解除。吃完第三杯药,觉得胸中舒畅,是前所未有的感觉;而且一直以为是劳损引起的左背痛,也一起消失了!
  8年来,他第一次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心痛!
  病人经复诊后,我又原方开了两剂药给他,再来复诊时,胸痛未再发作,从脉象上看也缓解了。就这样,多年的顽疾竟然被治好了。
  在此病例中,我最难忘的体会,就是中医真的“简、便、验、廉”。一个药方,只是三味药:瓜蒌、薤白和酒。我们计算过,即使加上病人自行买酒的价钱,两服药才不过约20 元人民币。
  我梦想着,若将中医药带到世界上所有的贫困地区,不就能解决世界上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吗?(李宇铭)(中国中医药报)




菲凡任务之医师日记⑤
  一群年轻中医在菲律宾贫困地区义诊行医——
重剂起沉疴
虽然诊所已经设立了预约制度,让病人分时段来,可是病人依然喜欢提早前来等候,可见他们多么重视看病的机会。
  2010-09-13
  全仁中医诊所来了一个50岁的男病人,他得了一个怪病,总觉得好像有东西卡在喉咙中,吃不下东西,吃东西则会喉咙疼痛。他也曾经到马尼拉的大医院看病,没发现别的问题,只被诊断为食道溃疡,但是却没有方法治疗,于是只好回家,慢慢承受痛苦。
  这种病在中医来看,其实并不难辨别,不就是“梅核气”吗?不同的是通常这种病多见于妇人,而现在则是一位男性患者。
  我也很简单,就给他开了“半夏厚朴汤”,这个药方所有中医都知道,是用来治疗这种病的主要药方。不过根据我对《金匮要略》的研究,方中的半夏应为生半夏,且半夏一升的量应为90g,所以我按此剂量给患者开了 3 剂药。
  当患者回来复诊时说,喉咙中的堵塞感已经全消,只稍有一些喉咙痛。再吃了 3 剂药,一切不适就都消失了,感觉非常舒适。这是5 年来前所未有过的!
  他非常感激我们,虽然英语不太好,可在离开前还特别站起来,用英语跟我说:“我代表菲律宾的人民,感激你们的到来。以前没有地方能够解决我这个问题,可是你们很简单就解决了。你们中医真的厉害!”
  我想,其实这本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中医在差不多两千年前就已经记载了此病的治疗。可是在菲律宾,他们没有中医,就是无法解决这问题。中国人真的很幸运,有中医药几千年来照料中国人民的健康,这也是中华文明得以延续至今的重要原因。身为中国人,真为我们的医学感到骄傲! (中国中医药报   李宇铭)
    (文中半夏厚朴汤的用法是作者的学术观点,如欲使用请咨询正规医疗机构。)



菲凡任务之医师日记⑦
  一群年轻中医在菲律宾贫困地区义诊行医——
站在山顶回望,一身轻
这个中风患者,经过我们针药并用治疗 3 周后,10 年来首次用自己的双脚踏出家门。
  2010-09-19
  昨天尽了最大的努力,看了30个病人,希望能多帮助一些病人。晚上吃完饭,立刻打开电脑,整理自己的病历记录,总结这五个星期来的成果。
  这一次义诊,除了帮助当地人之外,自己的医术也有了很大提高。就好像攀上了一座山峰以后,回头看之前走过的路,顿觉一身轻松,忘却了疲惫。
  这段时间,由我亲自用中药饮片来治疗的患者超过150人,其中有80例能完全治愈或显效,其他患者则没有回来复诊。据向当地人了解,大部分患者不回来复诊的原因,主要是路途遥远或者已经康复。假若以此估计,诊疗的水平最少可达到十全七八。
  获得满意疗效的原因,除饮片质量不错外,是因为我遵守了一个原则。由于过去我一直在做经方的量效关系规律研究,于是在这次义诊中,我坚持使用经方,使用率达99%;而且严格遵守原方、原书加减法、煎药服药法,没想到治疗结果超出我的想象,疗效超卓!
  现在我对经方有了一些初步感觉,就是用上了经方后,必然有“一剂知、两剂已”的效果。如果没有出现这种效果,那不是辨证不准、用法不当,就是药物质量差。
  我不禁赞叹张仲景真乃医圣,《伤寒论》真乃活人书也!经方无论对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是一样的。仲景言:“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他真是谦虚!(李宇铭)



菲凡任务之医师日记⑧
  一群年轻中医在菲律宾贫困地区义诊行医——
最感动的不是病人,是我们
笔者在给双侧膝盖疼痛的老婆婆看病。
  2010-09-22
  因为人手充足,我们每天一早都会安排一些活动,包括考察当地的医疗设施、去学校给学生教授健康知识、向义工教授中医常识,还要上当地电台接受访问;同时还派出5个小组,到行动不便的患者家中出诊,下午大家再一起回去看病。
  每天从下午2点到晚上7、8点,真是很辛苦!但这里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除我之外,很多年轻中医毕业时间都不长,对自己的医术缺乏自信。可是,到了义诊最后两天,病人都回来复诊了,大家都说着怎样奇迹地被治好了,非常感激我们的话。其实,最感动的不是病人,反而是我们!
  记得有一位坐轮椅的老婆婆,她的双侧膝盖疼痛已经几十年了,腿也变形了,不能走路。我们给她看病,只是在膝盖附近针刺了穴位,开了3天的中药浓缩冲剂。当她3天后回来复诊时,已经不用坐轮椅,能够自己扶着拐杖走上二楼看病了。真没想到中医的效果可以如此神奇!
  可以说,是病人给了我们信心,同时也催促着我们,一定要再回来为更多的患者服务。(李宇铭)



菲凡任务之医师日记⑨
  一群年轻中医在菲律宾贫困地区义诊行医——
余音绕梁
身后一望无际的大海是“全仁中医”写意的画卷。
  2010-09-27
  回到北京一个多星期了,我仍然念念不忘在菲律宾的生活。
  跟我在当地并肩作战的洪医师说:“在那边行医的两个星期,比在内地实习一年学习的还多!”这一句话,听起来虽有点无奈,但是也说明,有一扇门已经打开,只要我们真的愿意学好中医,愿意牺牲自己、付出自己,就一定能学好!
  有时候我会想,既然世界上80%的人都生活在贫穷中,那么,真正要实现“中医国际化”,不应在全世界的贫困地区里推广中医吗?再者,中医的起源就是贫苦百姓面对疾病数千年的成果。那么,现在我们要发展中医,还是要回到根本去,中医药简、便、验、廉的优势,在农村必将显露无疑!
  中医是属于贫穷人的,更是属于全人类的。或许这是一个重要的开始,我梦想着,有一天,“全仁中医”要带着中医药走遍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到中华文明的智慧。(李宇铭)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在欧盟禁止中医药的今天,有你们这样的中医在国外救治病人,并且用疗效回答了世界,我衷心的感谢你们,祝福你们。
大悲者~~~·顶礼
中医药在国外某些地区还是很受欢迎的,南非也承认中医合法地位
欧盟是出于经济利益吧 排挤中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