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各家争鸣] 八法方法论

本主题由 曲垣 于 2008-1-2 22:33 分类

八法方法论

尝谓:“八法之中百法备焉,一法之中八法藏焉”。所以笔者以为一个成熟的中医不但要在临证时,能够根据病情的寒热虚实,熟练的运用八法来治疗疾病。而且还要对每一法则的真正内涵以及他所具有的特殊性了如指掌。以便更好的、确切的运用于临床。
根据我多年在基层的经验,今天就后者谈一些自己的认识,当与不当,还请海内贤达斧正。是以为幸。
八法在临床上的出现,最早应该源于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笔者以为原不应指汗、吐、下、和、温、清、消、补八者,而是汗、吐、下、和、针、灸、水、火。这在《伤》一书的原文都有体现(若火熏之、若水灌之、当刺期门等语)。而确切完整的提出八法一词的,就笔者所知应该是新安名医程国彭。他在《医学心悟》一书“医门八法”中,就详细的论述了八法的具体运用。但笔者以为,程氏虽然论述详尽,却只是对病症的观察、分析和对比、类化,而缺少对病的“人”的勾勒。
就这个问题,笔者暂将八法归纳为汗、吐、下、针、温、清、消、补。其实八法就其服务对象而论,大体可分为两法,即攻法和补法,这是阴阳两分法。如《内经》形苦志乐、形乐志苦及勇者、怯者或《金匮》尊荣人等。也可以按天地人三才,分为攻、补、和。比如说汗、吐、下是攻法,是病邪的三大出路。是“去其所本无”的最佳治疗手段;而温、清、消当属和法,与补法是“复其所故有”的完美体现。其实八法所论治则,概言之当不越“去其所本无,复其所故有”两端。仓扁之时,民风淳朴,高下不相慕,所以当时大医皆善用攻法,所谓“药不眩冥,其疾弗疗”。治病多以五毒攻之,助以五果、五蔬,然后养以五谷。所以汗、吐、下、针四法,古为疾医之道,适当用之,效若沃雪。然传者绝少,或为禁方流落民间,唯张子和能修明之,笔者佩服至深。日本吉益东洞、中神琴溪亦善此道,但所传皆不广。为什么这么好的治疗手段,会有如此境地呢?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不能与时惧进。不被或者说很难被现代人(当然也有古代人或未来人)所接受。追起原由,皆因当代之人恶苦喜乐、恶劳好逸、恶繁尚简、恶抑喜扬所致,疾病多由此而生,攻法难用亦多由此而起。酒肉不节加重了脏腑负担,房室怨怒损伤元真之气。当代中风、三高症、胆肾结石、神经症多发并非偶然,此皆不自重、不自爱所致。寻流探源,倘若能自节、自省,去其恶习,其病已去五成。服药则据证或温调阳气,或清其火郁,或消其积滞,或补其虚损则可,不必大汗大吐以伤正气。且病人(多为尊荣人)易于接受,可以形成良好的医患共识。而对于体力劳动者和身体较强的病人,如外邪突袭,或可一攻,可与汗、下、吐、针(针法有补有泻,但相对而论,仍属泻法,尤其是刺络放血和火针燔刺),但如病情复杂,即便是身强体壮亦要考虑周全,不可孟浪,以免出现不必要的后果和麻烦(当前医患关系空前紧张)。尤其是内伤七情,病机复杂,影响气血津液、并夹有痰饮瘀血的病人,更要小心。而且对于汗、吐、下后的将息调理很是重要,这些往往也是治疗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但病人却多不注意,即便是医生,有些认识也不同,或是觉得太多的忌口都是多余,或为了迎合病人的某些心理。其实这些都是不对的。人生活在物欲的世界,难免有个七情六欲,但对于病人有时侯是要不得的。尤其是在汗、吐、下、针等治疗后,损伤气血都没有恢复,新的阴阳平衡也还没有建立。何况偏偏有些病人却在不知保养,追求享乐,对疾病和生命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出于对病人的病情和健康负责,所以医生有时就要矫枉过正。要再三叮嘱,不可使治疗的胜利成果功亏一篑。其实八法的形成,就是随着社会的进步,不断的适应更多的,有着不同需求和接受程度的服务对象的过程。这其中有需要治疗的,有需要改善的,有需要康复的,有需要关怀的,这也是医学逐渐进步,治疗手段不断完善的结果。即便是出于治疗考虑,辨证施治亦要活泛,不可为攻而攻,为补去补,要与时代相和,化裁曲直,此仁者之心,医者之智,亦医这之明也。医虽小道,但若要论之,却无不法阴阳,贯五德(仁、义、礼、智、信),暗和气数,行天地之道,医岂易言哉!
汗、吐、下三法,能得其真谛者,实不多矣。梓仙可有好的案例介绍一二?

真谛岂易言?拙按举二三!

容后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