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针灸医案] 小儿突发痉厥,针刺起死回生

小儿突发痉厥,针刺起死回生

2010年5月17日,11点许。

     时近中午,患者都散净了,闲来无事去2楼西医朱大夫处聊天。突然,一男子怀抱幼儿闯入诊室,大呼救命。我顺势接过幼儿放在诊床上,只见患儿口吐白沫、牙关紧闭、角弓反张、双睛右上吊、面色紫黯、抽搐不止,压眶上神经无反射,指压人中穴无反应。遂由朱大夫查心率脉搏,我三步并作两步,返回1楼诊室拿上针灸包,再返回2楼,时间紧迫、未及消毒,急刺人中、行雀啄强刺激,约1分钟,无明显反应;再针双内关、快速捻针,仍无明显反应;又刺涌泉,如是。生死关头、急求井宣,遂取三棱针,刺少商、中冲、少泽、少冲,放出大量紫黑血,患儿竟然稍知痛。又刺素髎,患儿知躲闪,发出轻微哭声,上吊之目渐松弛,颈椎变软。事有转机,又于内关反复运针,患儿面色渐转通红,口中白沫已止、抽搐已停。遂停止运针,让朱大夫与护士测体温、心率。

    我瘫坐在椅子上才发现汗水早已浸透了衣服,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将近11:30了,我竟然针刺抢救了将近半个小时。围观患者家属几十人纷纷感谢,我却已经没有精力客气了,只是大口大口的抽烟。这时测量结果:体温:38.4,心率137。我又让患者买来六神丸,取10粒研末灌入,此时患儿口噤已开,稍运针即顺利灌入。朱大夫也开出了羚羊角注射液、柴胡注射液肌注,在注射的时候患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长出了一口气说:“没事了,过来了”。

    鉴于一般群众心目中“基层医院不能治大病”,加之患儿已经脱离危险,我和朱大夫决定让患儿转院,我受托护送。

    11点40分出发,12点20多分时抵达目的地,患儿已经完全清醒,该院医生询问了发病经过、抢救经过后,发了几分钟的呆,然后把一个已经知哭知闹的患儿还是送进了抢救室,吊上了一大堆抗生素,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哎,这就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大医院。

    职责已尽、多说无益,遂随车返回。14点多返回单位,直接上班、诊病,晚上又在呱呱和同行们进行了温法应用方面的一些交流,恢复了我不紧不慢的生活。